如果蜗牛没有壳,它们肯定不再是无骨无脊的软体动物。它必须能够长出强壮的脚和翅膀。它也必须是一种会爬、会走甚至会飞的动物。它也可能成为不可战胜的强壮的牛,可以和其他动物竞争。它也可能成为一只飞翔的牛或一只真正的天牛,在广阔的天空中独自起舞,拥有更丰富更广阔的生存空间。

如果蜗牛没有壳,它的脚肯定会长回来,像蜥蜴和青蛙一样强壮,擅长跳跃和奔跑。它会快速奔跑和进食,追逐自己喜欢和渴望的东西,甚至长出翅膀,像飞虫和鸟儿一样在天空自由飞翔。它的视觉、触觉、听觉和嗅觉也会变得敏捷和聪明。它将寻找美味的食物,品尝生活的甜蜜,而不是一代又一代地啃噬单调乏味的土壤。它肯定不再是丑陋的蜗牛或愚蠢的蜗牛,而是会放射出神奇的生命之光,像凤凰涅槃和丑小鸭变成白天鹅。

如果蜗牛没有壳,它的皮肤表面可能会像甲虫一样坚硬,它不怕一切艰难困苦、风、霜、雨和雪,也不怕任何战斗和碰撞。也许它也有能力钻山凿洞,而不是永远无家可归,永远无家可归。它肯定能够上下寻找属于自己的幸福,而不是过着没有任何非凡奇迹的生活。

这只可怜的蜗牛一定是因为它的壳变成了软体动物。它一定变成了一条可怜的虫子。它满足于现状,不想取得进展。如果蜗牛没有壳,它一定会赢回阳光和幸福。赢得自由和轻松,赢得力量和自由,赢得速度,赢得幸福生活。然而,这只可怜的蜗牛永远不会有这样的意识,因为它的壳很重。它总是给自己设定一个保存的概念,然后它将在这个概念中生活一千年。

这只蜗牛肯定没有壳,但后来它出于恐惧和担心,也许是为了生存和自卫,而长大了,它的身体被扭曲了。整个身体缩到壳里,变成了一堆赘生物。脚和视觉,听觉和触觉退化。壳是它的一切,壳是它生存的基础,它的家和城堡。它是安全的,但它也已经退化并变得丑陋。没有天敌的安全实际上是一种卑微可怜的生活状态。自从蜗牛把壳变硬后,它已经好好休息了。事实上,缺乏艰辛的生存是一种堕落和悲剧。它卸下了苦难的重担,却迎来了永恒的孤独和寂寞,赢得了所有生命功能和器官的退化,赢得了平庸和悲剧的人生。

对蜗牛来说,壳是它的生命和一切。外壳也使它失去一切,脱离一切,并使它有一个虚假的和虚假的安全。然而,就因为这种虚假的安全,它很容易放弃丰富多彩的生活和广阔的空空间。他给自己戴上了避孕套,再也没有跳出来。所谓的“画坛是坚定的、自封的、不进取的”,不足以形容它的卑微和可怜。

在他的蜗牛哲学形成之前,这只可怜的蜗牛一定有一个他认为坚固但脆弱的壳。它不与世界其他地方竞争的原因是它真的没有能力与任何动物竞争。因此,它必须像乌龟一样自我欺骗。随着时间的推移,它不再有取得进展或战斗的意图。因此,它必须安于现状,成为自己的生活态度。应该注意的是,虚弱的生命概念只能支持虚弱的生命。

如果蜗牛没有壳,它一定能够摆脱卑鄙、潮湿和阴郁的生活困境,摆脱依赖和怯懦,不再无助地生活。但所有这一切都是如果它只能有一个沉重的壳在它的生活中,永远不会挣脱困难。所以蜗牛决定它是一只蜗牛。当它固执地认为它想为这个世界提供一个可怜的活标本时,你别无选择,只能对它什么也不说。所有的同情和怜悯,所有的设计和革新,所有对他们的不幸或不容置疑的悲哀都是徒劳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