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一天,天很早就黑了,狂风怒吼,乌云遮住了天空,好像有什么神秘的事情要发生了。张贺兰独自走在回家的路上。月光冷冷地照在他身上。虽然张贺兰很勇敢,但他仍然很紧张。

张贺兰是吉林第一实验小学09年级一班的学生。他又白又胖,高个子,长着一双炯炯有神的大眼睛,眼睛上戴着一副黑色的眼镜。虽然他很温柔,但他的梦想是成为一名军事专家!

突然,张贺兰从一个长头发的男人身边的草丛中跳了出来。“啊!”张贺兰叫了一声。他今天刚在学校读了一本恐怖小说。他惊慌失措,打了那个人的肚子。出人意料的是,那人后退了几步,脸上露出恐惧的神色。张贺兰看到这个人的表情,很有勇气。他专注而仔细地看着面前的人。他不知道该不该看。起初他很吃惊。他原来是一位著名的犹太科学家——阿尔伯特·爱因斯坦!

“你是爱因斯坦吗?”张贺兰惊讶地问道。他不相信自己的眼睛。

爱因斯坦没有说话,白了张贺兰一眼。他的胃仍然隐隐作痛。张贺兰已经学会了跆拳道。

张贺兰知道爱因斯坦生气了。他想出了一个好主意。他不相信地说:“哼,我猜你不是爱因斯坦。爱因斯坦是一位伟大的科学家。你怎么能这么小气?”

爱因斯坦说,“为什么我不是爱因斯坦?如果你不相信我,你可以看看科学书籍中的插图!”

“那你现在为什么在这里?”

“唉,说来话长!”爱因斯坦叹了口气。

“希特勒的纳粹军队在斯大林格勒、列宁格勒和其他地方遭到重创,而且没有第二次世界大战初期那么严重。希特勒把所有的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,想抓住我们为他制造原子弹。我们本可以秘密转移到美国,但我没想到叛徒会告密。希特勒亲自提前搜查了我们的秘密基地。幸运的是,我发现了狭义相对论,它证明了当旅行速度超过光速时,有可能以0+的速度旅行,所以我以0+的速度开车到现在并寻求帮助!”

“那很容易处理。我们的技术现在特别发达。我一定能找到帮助你的方法。”

爱因斯坦和张贺兰边走边聊。很快他们就到了张贺兰的家。

张贺兰的家在一楼。一进门,张贺兰就发现他的好朋友桑在门口。他突然想起今天要请桑来做客。

“张贺兰,你今天怎么回来晚了?你知道吗,如果一个人不相信,他就不知道他能做什么?你知道“一英寸的时间是一英寸的黄金,一英寸的黄金很难买到一英寸的时间”吗?"

张贺兰向桑水荣做了一个手势,“住手,你没看见爱因斯坦吗?”,然后转向爱因斯坦说,“这是我的好朋友桑水荣。”

“你是爱因斯坦吗?”

“是的,我是爱因斯坦。”

“那你为什么在这里?”

张贺兰把这件事一五一十地告诉了桑水荣,并特意把时间空的穿越机呈现了出来。

"时间空穿越机不错,但它在哪里?"

"不,时间空穿越机掉在草丛里了!"爱因斯坦惊呼道。桑水荣、张和然和爱因斯坦立刻冲到草地上,寻找时间空的穿越机。

时间空交叉点机器非常大,呈椭圆形。从远处看,它像一个巨大的白色鸡蛋,所以它们很快就会到达。

当桑·水榕敲门时,他穿过机器的薄壳问爱因斯坦:“爱因斯坦,这个壳薄到不怕被打破吗?”

“哈哈,你不知道!”爱因斯坦听了桑水荣的话,得意洋洋地说:“你有没有发现鸡蛋不能用手碾碎?这是因为鸡蛋分散了能量。根据这个发现,我分散了撞击时间空穿越机外壳的力,这样它的外壳就不会破裂。这与外壳的厚度无关。”

“哦,原来是这样!爱因斯坦,你真聪明!”桑水荣真诚地说道。

爱因斯坦听了桑水荣和张和然的话。他非常快乐,他的心像蜂蜜一样甜。

他们愉快地聊着天,却没有注意到他们旁边的大树上藏着一个人。那人低声说道,“时间空穿越机...爱因斯坦...希特勒...在那里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