十多年前的冬天,易遇见了傅云。易华躺在雪地里,又饿又冷,快要死了。在一年的灾难中忍饥挨饿的徐宝良·郭,只是一个流落街头的孤儿。白色的天空突然变暗了,她还没来得及看清面前的人,就被他抓住了。蓬松的衣领摩擦着易华的脸。它柔软舒适。她从长头发之间的缝隙中看到了一张英俊的侧脸。他们靠得如此之近,以至于他的呼吸像雪一样清晰而平静,但却温暖。他就是徐国的太子傅云。他的大哥登上王位后,他被降职到雪峰守卫皇陵。雪峰,顾名思义,终年寒冷,终年下雪。人们都说守护陵墓的生活是孤独和悲惨的,但对易华来说,这是一种从未有过的舒适生活。帝陵的坟墓一片黑暗空寂静,灯光昏暗,光影投不到的地方总是会打扰新来的易经,他害怕阴云中会突然出现一个幽灵。她不时醒来,辗转反侧,意识模糊,闻着宁静如雪的气息。她慌乱地睁开眼睛,看见傅云坐在床边。她喊了几声& ldquo兄弟& rdquo。傅云拍了几下她的背,纠正道:主人。& rdquo他是她的师父,整天教她读书写字、弹钢琴、下棋、书画、轻功和剑术。在这座山顶皇陵里,萧萧飘雪,只有你和我,我不知道今天和今天,岁月会永远延续。坟墓的门被打开了,风把雪花吹进了里面。在摇曳的炉火旁,傅云俯身在箱子上专心画画。易华蹑手蹑脚地走近,就在她伸出手的时候,一个冰冷的声音突然响起:易华,我知道你在后面。& rdquo她心不甘情不愿地抽回手,吐了吐舌头,拉着傅云的手说:师父,我们好久没下山了。& rdquo傅云把手抽得无影无踪,停下笔问道:你下山干什么?& rdquo易华的眼睛转了又转,微笑着说:琴弦断了,所以我们需要找个人来换弦,而且没有足够的颜料来画画。& rdquo傅云点点头,表示同意。易华立刻跑回房间收拾她柔软的衣服。提着行李后,她看了看她被堆放的那张黑暗的床。犯罪证据。& mdash& mdash彩色颜料和切割线的钝刀。年轻女孩总是喜欢繁荣和活泼。弹钢琴和画画对易华来说是一种折磨。然而,师父喜欢它。他想把她培养成一个贤惠的女人,所以她必须假装这样做。在山下的小镇上,一花拿着竖琴回客栈,被花楼外的争吵声所吸引。在人群中间,白衣女子指着一大群浓妆淡妆的妓女,又哭又骂。皮条客回击道:你被他们骂了,看看你自己,整天穿着白色衣服,就像戴孝一样。如果你想做,我不想再看着你!& rdquo那个女人被皮条客抢劫了,说不出话来。她不得不擦干眼泪,人群紧随其后。依华似乎动了一下,拦住了要转身的老鸨。& ldquo小女孩想进来表演吗?& rdquo老鸨拿着竖琴看着易华。& ldquo如果我上台表演,你能帮我打扮一下吗?& rdquo老鸨笑着点点头,一脸精明的算计。半小时后,易华凝视着铜镜中的自己,描摹着她的眉毛和嘴唇,穿着一件皇家礼服。她问老鸨:我漂亮吗?& rdquo依华知道自己的容貌出众,每次下山都会吸引许多追随的目光,但那种目光从来没有出现在傅云的眼中。& ldquo这个女孩不仅漂亮。她像仙女一样美丽。稍微打扮一下,她就会变得非常漂亮。& rdquo老鸨微笑着回答。她不想变得真正美丽,只要倾尽一个人的心就够了。月初二:钱思幻

未经许可,不得转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