夕阳映红了天空,枫树覆盖了漫长的道路,白发刺痛了我的心& hellip& hellip

& mdash& mdash碑文

一月,高高挂在天空,红色的云似乎落入深谷,被黑色的火焰燃烧。月光下,道路变成了银色和雪色& hellip& hellip

父亲散步的话语仍在我的耳边,如此亲切,却又如此无助,仿佛夹杂着某种悲伤。

& ldquoDa,da & hellip& hellip& rdquo父亲称重的脚步声在我耳边响起。我看着他裹在一件大棉袄里不断抱怨天气,我的思绪很快回到了童年。

在我的印象中,我父亲是一个非常怕冷的人。他刚刚走出秋天的包围。他穿上厚厚的战斗服,在寒冷的冬天里不停地颤抖。

我们走在布满红枫的路上。寒冷而孤独的月亮挂在0+的高处,阵风吹在我们的脸上,带来了新翻土的芬芳。他一句话也没说,我一句话也没说,只是默默地走在这条路上,难道是父子?是陌生人吗& hellip& hellip

天空依然一如既往的黯淡,只有淡淡的月光穿透了黑纱,映在他的脸上,照在他的白发上,甚至穿透了我的心。风和以前一样的猛烈,只有宽大的外套能挡住白色的风,但它不能穿透他的衣服,但它能使他的白发变得耀眼,扰乱我的思绪。道路依旧崎岖不平,但父子俩无声的爱填满了他& hellip& hellip

风呼啸而过,只留下白色的痕迹,白色的寒意& hellip& hellip似乎被父亲感染了,一股寒意从心中涌出,不禁打了个寒颤,父亲突然偏过头,看着我,亲切地问我:天气冷吗?& rdquo& ldquo一点点。& rdquo我揉揉鼻子,看着他,仍然在发抖。但是这风对我来说太难了,卷起几片枫叶,漫天飞舞,是冬天的精灵在咆哮吗?是夜魔在吠叫吗?我受不了风的吹,抱怨道:这该死的天气多冷啊!& rdquo我父亲突然又转过头来,看着我也颤抖着,咯咯地笑了一下,然后对我说:真的是这样。& rdquo真的吗?!我们。!我很惊讶,看着我的父亲。

他解开棉袄,向我走来。

他把棉袄搭在我身上,挺直了被严冬弄弯了的背,仍然傻乎乎地对我微笑。

我慢慢穿上棉袄,无意中听到父亲的叹息和他的话:& ldquo啊,长大吧,我老了,挺直了身子,没有你高了!& rdquo我吓了一跳,歪着头看着他。明亮的月光漂浮在他的头上,白发更加耀眼& hellip& hellip

我看着父亲,沧桑的脸庞也不知道经历了多少风雨,粗壮的手臂撑起了整个家庭,那根白发,被岁月染成了白色?

是的,我的父亲已经老了,那么谁将陪我走完这段漫长的旅程呢?

第二天:周琛迷

未经许可,不得转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