二十年过去,那清澈如水的纯洁回忆仍旧那么清晰,就像近在眼前一样,童年时代的我仍旧微笑着,但琢磨不透,手一伸去,那笑容马上浮起涟漪,模糊了。


      轻轻地在河边来回踱步,遥望以前那培养我、教育我的母校。古典庄严地铁门,有些发旧但充满韵味的石砖,都在向我展示了它87年的岁月。那些岁月,似大海深邃,看,建校时种下的小梧桐是那么娇嫩,如今早已高大强壮,枝叶日益丰满。几片落叶打着圈圈落了下来,勾起了往事和那童年美好的回忆。几个纯真的小孩子来到树下,玩起来儿时的游戏。我的眼睛湿润了,那就是以前的我呀!


      离开了学校旁边的小河,向东走了两百至三百米,我来到了昔日的小屋子。如今,这栋以前人们眼中的“垃圾楼”早就翻新了不知多少次了,但已不是昔日装载着我喜怒哀乐的那栋大楼了。三楼里的屋子仍属于我。我用那发黄的铜钥匙插进了生锈的大铁门,用尽全力“嘎吱”一转,熟悉的景象立刻浮现在眼前:一件积了灰的老青花瓷花瓶,一个可爱的、童年时期制作的喵星人画框,一张平凡而秀气的小书桌,一盆万年青,还有一个用精制相框围着的一张照片,还是那个我,昔日的我,年轻时的父母红光满面,那个昔日的我充满了灿烂的笑容。


      时光如梭,家乡的事物不管过了多少年,就是像老电影里的场景,陈旧却永远光鲜亮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