康桥

里德并不老。

你看,在这个深秋的时候,当芦苇都走了的时候,芦苇并不悲伤,它们向每一个带着鲜血歌唱的人倾诉心声。

此时,我是芦苇的忠实听众。一步一步走进芦苇的坦荡善良和温柔。

一个长长的梦。里德的生活从细雨中飘了下来。是的,芦苇不记得落地的声音,也不记得土壤生长的景象,就像我们不记得哭泣一样。痛苦是土地的问题。接受它的土壤喝咸海水。从那时起,这被称为芦苇的幼苗,注定是一个海洋喂养的孩子。

让我化作风,一滴雨,甚至是风雨中的一只翅膀,以最亲切的方式行走& hellip& hellip

多美的春天啊!里德还在襁褓中,就从地上抬起了头。风吹在你的脸上,芦苇,你闻到了花和泥土的味道。天空正带着鸟儿的翅膀飞翔,你伸出你的手,握住春天。感受阳光,感受雨露,感受色彩的流动,感受音乐从你心中流淌出来,芦苇,你只是忘记了感受你的成长。尽情伸展你的腰。在风中,你微笑着跳舞。嫩芽从小到大生长,笋状体由薄到厚生长,地下根茎粗壮地爬行& hellip& hellip白天星星在哪里?当你学会思考并感觉到你的头很重时,夏天就来了。圆锥形花穗包含小花和芦苇。此时,让我亲切地称你为芦苇,它正盛开着新芽。你这个站在风中的帅哥,在烈日下越来越丰满潇洒了。这是夏天,里德,请用你薄薄的翅膀拍打几缕阳光。之后,我将远行,霜和雪会降临。让我记住,记住,潮湿的月光照耀在你和你的岳母是醉醺醺的。记得星光在你的微风中摇曳的味道;还有你,你是否记得我就像我记得你一样。我在远处,萧萧秋风的外面。向前看是最深的祝福。此时,芦苇丛中,你从绿黄相间的旗帜和夕阳的背后融合,多么辉煌灿烂的抒情;我能和你一起唱首歌吗?一首没有烦恼和遗憾的歌;在那之后,我不会回头。

芦苇是苍白的,

白露是霜。

所谓的伊拉克人,

在水边。

伊拉克人就是我。白色黑色羽毛头饰红色皇冠,窈窕,矗立在水中;穿过秋水和白雾,我抬起头来呼吸天空,领着我的脖子歌唱。

秋风在水生植物相遇的远岸很深。芦苇絮是白色的,芦苇,你像大海一样跳舞,像波浪一样,像云一样,像潮水一样,我在心里默默地读着它。

回惠从之,

道路阻力很大。

从那里回来,

在水中。

别逆流而上,里德,我在你梦里的水中央:颈细脚高,眼红眼远,在水里打鱼虾;看到了吗?我是你日夜梦寐以求的梦中情人。我的身体是白色的,长满了羽毛。我吃水,有一个长喙。我住在陆地上,个子很高,擅长跳舞。我在云中飞翔,听到天空的声音。我,古人笔下的辽东鹤,还有你所喜爱和着迷的盘锦鹤,在霜的面前离去。天气越来越冷,我将继续向南飞。穿过海洋到达遥远的岛屿,那里所有的日子都像春天一样温暖,阳光来自天空,从水中折射出来。到处都是盛开的花朵& hellip& hellip

芦苇茂盛。

千禧年还没有到来。

所谓的伊拉克人,

在水的海洋里;& hellip

别逆流而上,里德,把寒冷握在手中,在冬天静静地站着,等待我的归来。记住,记住我们的故事;今年冬天,你将不再感到寒冷。

离别是为了重逢,我们找到背叛的理由。是的,离开不是背叛。你一次又一次向我张开你宽容的双臂。这是你的故乡,渤海湾的滩头,河流和海洋的交汇处。我回来了。在千山经历了各种各样的水、风、霜、雪和雨之后,我带着我的姐妹们回来了。寻找失落的梦想,我们& mdash& mdash& mdash丹顶鹤、白头鹤、白枕鹤、白鹤、灰鹤、雁、黑嘴鸥& hellip& hellip强大的队伍飞回我们的春天!

是的,我在春天醒来。

这个春天有多壮观:鹤来了,海鸥来了,大芦苇莺来了,世界上所有热爱湿地的鸟儿都来了& hellip& hellip

你睡觉的时候,睡得很沉。

这个春天如此甜美,以至于你在睡梦中开花了。静静地等着你,等着你的睡眠,等着你在睡眠中甜蜜的微笑;当你醒来时,我们流着泪唱歌跳舞。紧紧地和你在一起,我想告诉你我失去的整个冬天,把我的灵魂放在你无声的爱抚和关心中& hellip& hellip

我轻轻地走了出去;从秋天的芦苇中;在芦苇丛中的遐想中,我被感动了。

让我再回想一下,在我的脑海中说:谁听了芦苇,谁就能回忆起时光,当芦苇消失时,鹤就往南飞。

三年级:太平洋女孩

未经许可,不得转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