未经许可,不得转载。

这是一个梦。你为什么这么熟悉它?这是幻想吗?为什么& hellip?& mdash& mdash碑文

有13个冬天,我们进入了14个冬天。所有的快乐、悲伤和骄傲都伴随着我们,一些人和一些事静静地伴随着冬天。虽然这么熟悉,但怎么也想不起来,我是那么喜欢幻想,幻想自己是一双大翅膀,穿着雪白的连衣裙;我也想象我是一个无情的女杀手。我曾幻想自己是某个国家的一位温柔可亲的女王。但这毕竟是一个幻想。我现在是多么淘气。尽管如此,我仍然像往常一样做我的处女作。白日梦。。

2010年1月1日星期六,我走在学校的草坪上。看着这美丽的绿色,闻着淡淡的香味。走着走着,不知不觉有些想睡觉了,于是坐了下来,微风吹着头发,头发随着微风吹得又乱又乱。微风吹过我的头发,夹杂着淡淡的草香,仿佛是为了让我更快地进入梦的芬芳,我忍不住诱惑,在淡淡迷人的草香上睡着了& hellip& hellip。

不知道过了多久,我突然醒来,发现我周围的一切都变了,没有了绿草,没有了青草的清香,从眼睛里反射出来的都是暗红色的雕刻。转头一看,班级似乎像门窗一样,充满了浓郁的古代气息。突然发现,这摆明了不是一张古老的床?它不太大,而且很硬。我正纳闷,这时一个男人喊道:三小姐醒了!& rdquo过了一会儿,人们挤满了小房间。每个人都在大声说话。一个40岁的穿着旗袍的女人又哭又笑,这让我又笑又哭,但一切似乎都那么熟悉。她说:第三个儿子!四天!今天终于醒了!& rdquo& ldquo我& hellip& hellip我& rdquo。我一句话也说不出来,因为我尖叫着、抱怨着,心里想:& ldquo三小姐。第三个儿子!这是什么?是的,我绝对穿越了!& rdquo& ldquo三儿子& rdquo旗袍女人打断了我的思路。娘担心死了!饿了吗?张妈,去煮碗粥。& rdquo就在我说这话的时候,那个喊我醒了的女人急匆匆地走了出来。我看到她脸上还没有擦干的泪水,还有她嘴角的微笑。我忍不住笑了。

在这里呆了三天之后,我可以下床走路了。我突然发现自己成了一个三寸金莲。小脚,我听见张妈在和一个女仆说话。嘿,小红,你知道吗?明天,那个徐琳将来到我们虎门海滩,点燃一支大香烟!& rdquo& ldquo哦,天啊!真的。太好了。我们明天去吧!& rdquo& ldquo好吧。& rdquo我跳了出来:& ldquo我也要去。。& ldquo这是& hellip& hellip3小姐,你的病还没好吗?& rdquo张妈紧张地说。我立即回答说:谁在乎呢。& rdquo& ldquoCan & hellip& hellip而且还想问问主人和妻子!& rdquo我去和旗袍女郎谈了谈。她自然不同意,但我忍不住不同意。绑在一起,互相痛打& rdquo让张妈带我去。

1839年6月3日,广州城在黎明前开始沸腾。大门附近贴了一个大告示,人们前来观看。有些人大声朗读:& ldquo6月3日,钦差大臣林则徐在虎门海滩当众销毁了没收的外国人鸦片。广州的沿海居民和外国人可以参观&hellip。& hellip& rdquo老人边听边点头,笑着抚摸着他的胡须。年轻人兴奋地挥舞着拳头,充满了赞美。顽皮的孩子在人群中钻来钻去,高兴地大喊:洋鬼子的烟正在燃烧。去虎门海滩看看吧!& rdquo

我和张妈跟着人群来到虎门海滩。海滩不太清晰。我放开张妈的手,左挤右挤,不理会张妈在那里大喊大叫。最后,当我挤出人群的时候,我摔倒在林则徐面前,因为我的脚太小,不够灵活。他轻轻地蹲下来,轻轻地把我扶了起来。说到:& ldquo小心,这里有很多人。& rdquo& ldquo嗯,这次卖香烟对中国有很大的贡献!& rdquo& ldquo中国?& rdquo他疑惑地问道。那是什么?& rdquo我抬起头笑了:没什么?& rdquo刚才张妈来了。他对林则徐说:林大人,我家小姐不听话,你别管!& rdquo他摸了摸我的头,微笑着走开了。我看着他的背影,想起了很多& hellip& hellip。

1840年,第一次鸦片战争也到来了。两年后,清朝被迫媾和,第一次鸦片战争结束。然而,《南京条约》中原本富裕的家庭也变穷了。最让我生气的是,清政府为了讲和而罢免了林则徐。我非常生气。但是有什么用呢?再过4年,第二次鸦片战争,这个家庭就要分离了!

果然,在1856年,当我18岁的时候,这个家庭在第二次鸦片战争期间完全分散了。这两兄弟去保卫国家,但他们都没有活着回来。结果,家庭的两大支柱崩溃了。得知这个消息后,心情不好的父亲陪着他的儿子。由于家庭的破败,女仆们一个接一个地离开了,母亲受不了这种刺激,发疯了。只有张妈像往常一样服侍我母亲。为了治好她,家里所有的贵重物品都卖完了,她还欠着一笔债。张的母亲毫不犹豫地放弃了她在我家20年的辛勤劳动。这笔钱最初是她儿子结婚时留给他的。张对待我就像对待自己的女儿一样,在我眼里,她已经是我的母亲了。

今天,天气阴沉,我不得不卖报纸,因为我出门太快,忘记带伞了。过了一会儿,天开始下雨了,张妈可能知道我忘了带伞,就赶紧把伞给我送来了。但是当我看到她来了,我不由自主地停在路中间。我没有注意到超速行驶的英国吉普车。张妈大步走向我,把我推到路边。在我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之前,汽车碾过了她。顿时,整条路都被鲜红的鲜血染红了,汽车没有停下来,而是继续向前行驶。泪水溢满了我的双眼,模糊了我的视线。雨点打在我的脸上。我感到心里一阵剧痛。当我看到眼前的黑色时,我一无所知。

我觉得好像有什么东西滴落在我的脸上。我一睁开眼睛,绿色的草地上就覆盖着草坪,青草的味道很淡,仍然阴沉沉的,阳光灿烂。很快,雨开始下了,我不禁想起了张妈。想想这个家庭。想想吧。梦想。。

这真的是一场梦吗?如果是这样,为什么会这么奇怪?如果不是,你为什么这么熟悉它?

这真的是一场梦吗?

还有,一个熟悉的幻想!

燕山民族中学初二学生颜元