未经许可,不得转载。

戴着晚霞,我是一张被遗忘的旧报纸,静静地躺在公园的长椅上。

作为一份旧报纸,我们从出生就知道我们的生命只有一天。没有杂志丰富多彩、引人注目的封面,没有小说曲折的情节和优雅的修辞,我们只有一排排的小字和一排排的句子。不管怎样,我们没有魅力让人们一遍又一遍地读它。即使我们对社会有独特的评价,对世界有极好的看法,我们也只会随着时间的推移在人们心中逐渐消失。我们对那些书架上收藏的、人们经常阅读的书籍充满了羡慕和钦佩。因为我们知道,我们很快就会像那些放在书架上多年的旧书一样,在人们心中失去了自己的位置。

如果有一个戴着老花镜的老人坐在藤椅上,一边抚摸着他的腿,一边仔细地阅读我们,并且每天孜孜不倦地阅读我们,这是我们最大的幸福。即使一个活泼的孩子把我们折叠成一架飞机,并把我们扔进空,只要它能让人们微笑并满足他们对知识的渴望,它将比我们得到的任何荣誉都要快乐。

躺在茶馆、理发店或公园里是我们的命运。

我们无法改变自己的命运,在抱怨命运不公的过程中麻木而悲伤,但我们仍然尽力履行自己的职责,直到我们进入人们的内心& ldquo死亡。。

躺在公园的长椅上,我是一份被遗忘的旧报纸。

成都布朗北中学初中:于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