开启左侧

【游记分享】西藏隐秘的莲花-墨脱

[复制链接]
绿众玖月 发表于 2014-5-31 17:58:59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
2013,再过一年,我高考,我成年了。在临近放假,我会突然想到我的未成年时光,有太多的疯狂,14岁就第一次自己背上行囊,自己奔向西藏。但是总觉得少了点什么,会突然悲伤,独自望着寝室的天花板,好多幻想浮现在眼前,然后继而破灭。整个人处在虚空的状态。当时不知道自己想干什么,该干什么。
        后来,央吉玛唱响了《莲花开》,彻彻底底的激起了我心底对那片莲花圣地的向往。也就是在这个时候,保持了2年的幻想,被我拉到梦想的层面。
        6月,我开始背着所有人,偷偷的购置装备,雪爪,雪套,速干裤,冲锋衣。然后又在网上约伴。终于,我要去墨脱,再也不是笑话,再也不是虚构。
        7月,放假的第三天,揣着一张去拉萨的硬座,为了回到拉萨,为了心中的莲花圣地,我出发了。
7.18
        这是正式出发的那一天,我等这一天,或者说我幻想这一样已经整整两年,很坦然,很欣然。昨晚的恐惧也随着天色渐亮而消失。西藏早晨的天亮的晚,微光映在远方的山上,飘了几朵零散的云,最后发了一条微博:我走了,2年梦想,3天没有信号,愿安,愿好。附上了那山的图。何姐大早给我们做了早饭,馒头,榨菜,稀饭。十分简单,我想这恐怕是这几天最好的一份早餐了, 路上怎么样,谁都不知道。
        载着我们出发的车到了,东风大卡。我们匆忙合影,期间不断有进入大峡谷的旅游车开过,也许车上的游客不知道,也不会知道,我们这些站在大卡箱上的人是干嘛的,更不会知道,我们会经历怎样的狱炼。车开了,和何姐还有兄弟客栈的伙计挥手道别,接受他们的祝福。
        车子一路颠簸攀升,渐渐地飘起小雨,无奈于探路者的冲锋衣,防水性能无望了。一小时到达了松林口,衣服湿的也差不多了。整理,拍照。由黄叔带领,正式出发。天气不佳,山顶起雾,压根就看不清山上的情况。只得看清脚下,郁郁葱葱的植被也随着海拔的攀升不再,风也越来越大,湿身了的我只能依靠强烈的运动来维持体温。山腰上的一块水塘,脚下一滑,就连鞋子也湿透了,实在无奈。抓绒衣给我压包底了,硬着头皮往上爬。多雄拉实际也不高,爬升3个小时即可到达雪线,在刚上雪线那会,第一句喊的就是“艹”,我过度相信鞋子的抓地性,把雪爪丢在拉萨了,此雪线已经可称为冰面了,滑的一B。兔子一上雪线就险些滑了下来,吓得不轻。上雪线后很快到达垭口,我们数人躲在石头后面避风。当时温度十分低,再加上身子都湿了,手指已经几乎无法活动,基本就保持着握登山杖的姿势。下山时,起雾(这不还没到1点呢就尼玛起雾了!),因为黄叔为了照顾内女的,掉在了后面,我们只能靠跟着马帮驴帮的粪便寻路,好在没错路。下山时,队友路遇黄海燕的XX,上去敬献烟,已示缅怀。
        一下雪线,就是另外一幅风景图了,雪山海子草地飞瀑,至少在我去过的景区,没有一个景区有类似的风景,也没有一个人造景区能造出此番景色,此生遇此景,也算荣幸。
        一路下山,从雪线下到林线,穿行在多雄拉河两岸,缓慢前行。穿越多雄拉,一天走四季,真不是盖的。下午3点,到达拉格。入住绵阳客栈,赶紧脱下衣服烤火,后发现,防雨罩也被大雨打透,估摸着是下雪线一会,单反表面都蒙上了一层水汽,赶紧擦拭。单反还算好,卡片机镜头内部起水汽了,拿火烤了20分钟才算完事。。。。淅淅沥沥的雨,木头板房,潮湿的床位,房前泥泞的道路,我这辈子都没想过我会到这种地方来折磨自己。
        吃完晚饭,没烟,只有买来熏蚂蝗的5块钱的白沙,抽!昏昏沉沉的开完卧谈会,撑着疲惫的身躯睡着了。


图为多雄拉山

翻越多雄拉山雪线

从雪山上飞奔而下的瀑布,落差约有600-750米,上不见顶,下不见底

奔腾汹涌的多雄拉河。


7.19
        大早起床,外面的雨还是没停。客栈老板说,拉格已经连续下了一个月的雨了,就算雨神常驻也不带这样的啊。起床第一件事就是直奔火堆,检查衣物,前一天的徒步已经让身子包包都湿了个透。可惜,火力不胜潮气,包包冲锋衣速干裤鞋子没有一样是干了的,浑身酸痛,还要穿上湿了的衣物,真的是种煎熬。早晨如厕,发现拉格的厕所格外。。(词穷了),木头板房,里面啥也没有,坑位上木板缺了一块,下面水流通过,好生简单吧。环保卫生,哪个现代厕所能做到这点。。。约定8点出发,因为早餐问题拖延到了9点。加了几颗绿豆和大米的稀饭(或者说米汤吧),老板自己做的馒头(只有这个厚实),吃不惯的辣味榨菜,这就是早饭了。带了点稀饭就着馒头,先把自己的胃给充实了比啥都重要。饭毕,穿上半干半湿的鞋子准备上路,雨稍微小了一点,可是冲锋衣还是秒透了。无奈打上雨衣。出了拉格,一条飞瀑从雪线飞流而下,激起隆隆的响声,上不见顶,墨脱路上的瀑布群,能让人感觉到人是微茫的存在。在矮木和泥泞的草地间行走了一段时间,就一头扎进了原始森林中,真正的原始森林,树杆上长满青苔,到处都弥漫着腐朽植物的气息,参天的古树挡住了天,好似植物博物馆,路遇被砍伐的树木,数年轮估摸着也有半个世纪以上了,更有大树,直径约6大步产能跨完。早晨的饭食化作能量,一路狂奔,后程歇菜。在中午时分抵达大岩洞,惊讶于大岩洞伙食的价格,十分昂贵,兔子猴子还有焜少每人花了50块钱吃饭,出来直呼坑爹,一瓶热水需要5元(当然吃饭的免费供应),不过人是铁饭是钢,花了10块钱买了一包泡面干吃。在此地听说大岩洞的老板,30多岁,居然已经是爷爷级别的了,小伙伴们都惊呆了!
        歇息半小时后,准备上路,领队黄叔大概为了照顾唯一的女性,一同走在了后面,拉格到大岩洞8公路,走了近3个小时都还没到,真为他们捏了把汗。继续上路,又是钻进了原始森林,期间地瓜因为肚子不舒服,躲在某角落大号,数分钟后,出来大惊,曰遭遇蚂蝗袭击,瞬间起了鸡皮疙瘩,我走墨脱,最最最最怕的就是蚂蝗这种软体动物(原谅我,天生的。。。。。),意识到我们已进入蚂蟥区,走了一段,大鹏大喜,发现路边草上的蚂蝗,各种恶心。这货有头尾两个吸盘,一头吸在植物上,一头贼头贼脑的探着,一旦有移动物体经过就吸在上面,并不断向热源靠近,最后接近人体进行吸血,吸血不要紧,没感觉不要紧,最主要会释放一种东西,会让血液短时间内无法凝固,导致血流不止的场面。十分操蛋。(不知描述是否有误,完全靠个人经验得出,如有误,望指正)
        后在一片空地休息时,发现登山杖上,袜子上爬有蚂蝗,花容失色啊(表喷。。。),大叫,地瓜瞬间拿出利器,内啥刘氏防蚂蟥药的喷雾,狂喷一通,蚂蝗蜷缩败北。后感觉脖颈有点痒痒,让大鹏看看,结果就是一个哇字。据说贼大一只蚂蝗在我脖子上,好在还没吸血,后被消灭。后程不断加快脚步,但是路边小草密集,身上不断有蚂蝗袭击,越到后来也就越麻痹了,不在大惊,自己拿打火机淡定的点掉或者弹耳屎一样弹走。后程给蚂蝗吓到了,把大鹏甩在了后面,我和地瓜狂奔。在5点左右到达汗密,入住8264接待站,150一晚包早晚饭。到达第一件事,捉蚂蝗!脱了上衣,发现肚脐上有一只蚂蝗在十分欢乐的吸着我金贵的血液,我艹。。。。喷雾神器上阵,弹走!血流不止啊,真的血流不止啊。。。不断擦拭还是不断的流。因矜持没脱裤子,起身居然发现裤子上有红了一小片,赶紧扒光了,赶紧向小伙伴们呼救啊操蛋的,一只吸了饱饱的蚂蝗,看了就恶心。。。之前的淡定感觉全无。
弹走蚂蝗,衣服洗上,赶紧洗澡(汉密居然能洗澡能洗衣服真的出乎意料)。浑身干净的感觉真特么的好。上楼准备躺上一会等待老板娘做的晚餐,上楼梯的时候发现腿真心不像自己的了,酸疼,扶着楼梯一瘸一拐的走着。
        傍晚,吃饭,紧接着天黑了。可是黄叔还有唯一的那女性还木有到,这把汗捏的好深。后来准备睡觉了,如个厕,估摸着9点10点的样子了,黄叔和内女的打着手电到了!到的时候还不忘喊上一声,夜景真美。老驴就是老驴,佩服了!本来黄叔的意思是在汗密休息一天,我没压根就没这打算,据介绍第三天路程遥远,岔路多,路况十分危险,在小伙伴们的商议下,准备请个向导。700块钱一天,把我们带到背崩。
        两包5块钱的白沙抽完了,后跟着雨声入夜,累了。

十分美丽的景观,一切都是最原始的样子

第二天的休息站,汉密

十分古朴的客栈。原始的木质结构。


7.20
        还是起了个大早,今日徒步32公里,路程长,路况险,蚂蟥区。一想到那些蚂蝗就要喊一声艹。
        起床,洗漱,因为没带杯子,就用着可乐瓶刷牙。汉密客栈里的用水是直接从山泉引过来的,没有过滤,纯天然,大概灌水的时候,一只蚂蝗冲到了可乐瓶瓶壁上,我没注意,继续漱口,结果特奶奶的,一口直接吸在了我的鼻梁上(还好是鼻梁,要嘴巴里或者鼻孔里或者眼睛。。。。就玩完了),大喊一声艹啊,各种弹也弹不走,赶紧冲上楼找大鹏地瓜兆凯帮忙,拿来拔,拔不下,鼻子上又不敢喷那个神器,打火机又找不到,唉,当时各种紧张,在各种物理方法试验无果的情况下,我火大了,直接拿被子把蚂蝗给抹下来了,真心好大一只,比拉格到汉密蚂蟥区的蚂蝗大了一圈。紧接着用神器杀屎。涂了刘氏防蚂蝗药(什么膏什么喷雾全弄了,事实证明完全无用),然后配了一瓶浓盐水,用作防蚂蝗。本说是腿上打胶带,但是我感觉清理蚂蝗十分困难,就将三节裤的底下那节给拆了,做成7分裤来走。
        早餐基本依旧,馒头,稀饭(米汤),榨菜。 不过老板娘做的馒头真心好香,特别好吃。饭毕,叫上向导,直接出发。
        也许因为蚂蝗的原因,路上没什么停留,而且走的平均速度比以往要快,过了一个塌方区后,向导说还有一个小时就到老虎嘴了。当时腿上蚂蝗十分的多,血迹也顺着腿上流下,因为是徒步鞋,网格比较大,蚂蝗居然也钻进网格里面去,好在无法正真钻入鞋内。
        老虎嘴,应该说是墨脱路上最富盛名的地点了吧,路窄,悬崖,约摸1.5小时候,抵达老虎嘴,不过好在基本天晴了,路越走越窄,大约800米中的路况最为危险,落差大,路十分狭窄,崖壁上滴下的水犹如下雨,无法顾及身上的蚂蝗,所能想的只能是下一步要走稳,脚下数次侧滑,好在登山杖救回来了,这一路上,两根登山杖还是非常有必要的。就在此时,野狼在后面走着,向导镇队,野狼不小心脚下滑去,身子已经向外倾斜,运气的是向导将他一把拉住(听野狼的复述,没见实情)。老虎嘴,真的让人恐惧。后不知道走了多久,抵达1号桥,天放晴了,整个人真的就特别畅快。1号桥上,捉蚂蝗,各种多。桥头还有大量蜜蜂和蝴蝶,不知神马原因,有两个蜜蜂居然把我左脸给蛰了,拔出了两根刺,真心痛,没有药,就喷了点酒精消了消毒,给蜜蜂蛰还真没意料到。
        紧接着路过阿尼桥,2号桥,一路打先锋,一是怕蚂蝗,二是不知道哪来的力气,打了鸡血似的,在2号桥坐地休息时,我勒个擦擦,登山杖从桥上木板逢中滑下去了一根。花了我50软妹币买的啊,而另外一根手柄已经给我弄断了,看样子接下来是个挑战了。不只是这样,脚踝上因为有一片血迹,居然有好几只蚂蝗吸在脚踝的同一个位置,鸡皮疙瘩马上起来了,直接上打火机,点掉6只。还是不知道过了多久,抵达3号桥,向导说再走5分钟就有个商店了,我地瓜还有大鹏瞬间鸡血了,狂奔。。。结果。。。半小时以后,我们只见到一块玉米地,继续狂奔20分钟,才见到所谓5分钟的商店。一瓶可乐,三人分,一包云烟,每人一根先,真的特别特别享受,这个商店的老板有着大量的耕地,玉米、辣椒、水稻,看到这番景象,真的感觉回到了人类文明世界,那一段路走的特别享受和轻松。路上有着芭蕉树,一路看着野芭蕉,功夫不负有心人,看到一颗已经成熟了的芭蕉(还是香蕉?我也不知道...)伸手,够不着,登山杖?够不着,看着那金灿灿的香蕉,又可望不可即,各类操蛋。。后来大鹏发现边上有竹子,拿了我的瑞士军dao去砍了一颗,做了一个简易的工具,成功吃到香蕉!不过一剥皮,貌似有点不对劲,非三倍体香蕉?居然有籽!不过味道十分美味,酸酸甜甜的特别特别好吃。过了这个路段,就看到了雅鲁藏布江,多雄拉河的绿和雅鲁藏布江的黄交汇了,看到背崩了,继续,看到了解放大桥,查了边境证,拍了照(呃,是本人手持身份证拍的免冠照),删了所有解放大桥的照片后直奔背崩。清理蚂蝗。。。。
背崩我觉得是个很压抑的乡,背崩里面有军队,不能随意拍照,感觉十分受限。进背崩的时候有好多司机过来询问是否要去墨脱,说实话,当时脚走的真的快废了,血、酸、疼。但是我的目的是徒步墨脱而不是徒步背崩,毅然放弃了搭车的念想。
        入住了三天以来最最最干净的旅社,洗了最最最最舒服的一个热水澡(在汉密我是洗冷水的),吃了最最最最畅快的一通饭,烤了最最最最新鲜的玉米,那种感觉,真的像是神仙级的享受。
        野狼三兄弟比我们晚了大约40分钟到1个小时,到了后直接累瘫,当即表示隔日要坐车进墨脱,野狼的大腿内侧给蚂蝗咬的一B,全都是血,加上这货晚上躺床上扒开了双腿,我勒个去去,大腿内侧全是血你能想到什么?亲戚来了吧?我进野狼的房间直接笑喷。。。
        墙上留言,睡觉!




多雄拉河,即将汇入雅鲁藏布江
被蚂蝗咬伤。


著名路段老虎嘴

十分震撼的景观

大峡谷被云雾包围

7月21日
        早晨起床,这天身子骨酸疼的特别厉害,不过想想今天走的是大路,没有蚂蝗,还是动力十足的。起床洗漱,野狼、焜少和猴子因为是坐车进墨脱,所以这几货还在梦里翻滚着。早饭,一脸盆面条,汤里有肉的面条!我勒个小去去的,太幸福了,连吃4、5碗。野狼他们这时候也起床了,把包包丢给他们了,我、大鹏、兔子、兆凯、地瓜准备越野跑着去墨脱,反正轻装(P.S.我跑步从未及格过。。。)当时只觉得跟着他们应该没问题吧。9点出发,出门就是下雨,真心要吐血了,徒步了3天了,只有半天天晴,最后一天还是要下雨。无奈和兔子扒光上衣赤膊前行,大鹏和地瓜猛男背,兆凯比较。。。比较保守,还穿着军外套。按照旅社老板说法要10个小时走到。一路小跑出了乡里的水泥路。。。结果全体歇菜改徒步了。
        这一天都是沿着雅鲁藏布江大峡谷沿岸山腰上的公路前行,可以通车。路况较前两天比较,就是享受级别的了,走了大约5公里,脚吃不消了,前两天的徒步已经把长袜全部穿完,穿完一天就丢了,现在只有船袜,徒步鞋又十分的磨脚,咯着十分的疼,身上又没有任何装备可以垫护的,只能把速干裤底下那节拆下来当做袜子使用,虽然薄,但是还是能略起效果的。一小段路程适应后又是狂奔暴走,特别耗体力。约在11点左右,碰到俩女的徒步前往背崩,貌似是反穿墨脱的,他说她们搭车了一段路,还说我们走了快一半了(那个激动。。。)。后在12点半左右抵达一个小店,泡面,问老板娘,“走了多少”。。。“走了一半”。。。。我勒个擦擦,这不尼玛坑爹么呢。。。好吧,每人一碗泡面,两块旺旺雪饼,两支烟下肚,继续狂奔。一路上看到橡胶树都得张望一番,哪怕死也够不到的那种,都是后遗症。
        路遇一头似驴似骡的生物,大鹏大胆上前喂食,沾光拍照,搞笑的是,我和地瓜还有大鹏拍照十分配合,兆凯一站到那货边上去,那货就拿屁股朝着兆凯,可怜的凯凯撒腿就跑。
后来在德兴和墨脱的岔路口犹豫了,出发的紧,没做路书没看攻略,实在犹豫往哪边,看大桥感觉像要过桥,联通联不通,没法显示加载地图,那几货就更无奈了,看车辙印,感觉又不像过桥,就先往前走这一点,没人来,只能等啊等啊,结果前方约10米的地方突然滚下几块大落石,有不小的隆隆声。吓呆了。。。兆凯更搞笑,看到落石即将滚下来的时候居然扎好了马步。事后都拿这事说笑了。这里过的人实在太少了,等了10多分钟才问到是不过桥的。。走着,公路走起了U型,当时脚疼的一B,再加上体力有点透支了,走的十分的缓慢,又开始上升,真的喊声艹的力气都快没了,走着走着突然想起到达墨脱前有个绝望坡,莫非就是这个?绝望有了,坡也有了,可是墨脱还没到!不知道爬了多久,路遇一卡车司机等待救援,询问多久到达墨脱,得到回复:4-5分钟吧。瞬间鸡血,充满了希望,结果5分钟后,转过山头还是路。。。再5分钟,起雾了,依旧爬升,再5分钟,还在徒步。。。我艹去你妹的4-5分钟啊。。拖着疲惫的身子不知道走了多久了,后面来了两台摩托车,走在后面的地瓜和大鹏上前询问多久到墨脱,那两人直接收说上车吧,接下来看到大鹏华丽丽的坐着摩托车走了。。。。。地瓜乘着意外的免费摩托到我跟前叫我上车,当时真的是想坚持到墨脱,就果断的拒绝了,地瓜居然跟摩托师傅到了个谦,下车陪我一起走。真是感动的冒泡了。雾越来越大,能见度好低。地瓜走在前面大叫:到了。转过最后一个弯,墨脱县城终于展显在眼前了。2年的期待,2年的幻想。坚持的幻想成真了。哭了笑了,耳机里又响起了《莲花开》。各种思绪,万千交织。找到野狼,住进宾馆,上楼要扶着楼梯才能勉强上楼,可想当时的情况。把鞋子脱了,脚后跟磨的生疼,红了好大一片(第二天就化脓了)。换了拖鞋,忍着脚后跟的疼痛洗了个澡(真心痛。钻心的那种)。
        逛大街,墨脱的发展出乎人的想象,有网吧,有各式各样的餐厅,邮局银行ATM一应俱全。但是银行和ATM正常运行需要联网,而墨脱时常断网,这点比较操蛋。早上9点出发,抵达墨脱下午3:30分。6.5小时,比背崩老板说的10小时整整快了3.5小时。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精彩评论2

pachen949 发表于 2016-4-3 09:56:06 | 显示全部楼层
顶啊顶啊,好贴不顶是一种罪过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mougua783 发表于 2016-4-24 09:35:20 | 显示全部楼层
嘿嘿,回个贴表明我来过。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关注0

粉丝0

帖子20

发布主题
阅读排行 更多
广告位
合作伙伴
联系我们
  • 联系电话:029-86691149(工作时间)
  • 活动QQ群:231650310
  • 客服邮箱:231650310@qq.com
  • 市场合作:231650310@qq.com
关注我们

绿众易行公众号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( 陕ICP备11002826号